普希金的爱情诗

表白情书 时间:2019-12-04 14:04 作者:傲雪桃花 来源:网络

普希金的爱情诗

普希金是俄国闻名的文学家、伟大的诗人、小说家,及现代俄国文学的创始人。被称为“俄国文学之父”、“俄国诗歌的太阳”。普希金的抒情诗是他一生文字创作的精华,在他留下的800多首抒情诗里,爱情诗占有重要的地位。下面就来看看普希金的爱情诗吧。

普希金《致凯恩》(1825)

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,

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,

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,

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。

在无望的忧愁的折磨中,

在喧闹的虚幻的困扰中,

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,

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面容。

许多年过去了,

暴风骤雨般的激变,

驱散了往日的梦想,

于是我忘记了你温柔的声音,

还有你那精灵似的倩影。

在穷乡僻壤,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,

我的岁月就在那样静静地消逝,

没有倾心的人,没有诗的灵魂,

没有眼泪,没有生命,也没有爱情。

如今心灵已开始苏醒,

这时在我的面前又出现了你,

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,

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。

我的心在狂喜中跳跃,

为了它,一切又重新苏醒,

有了倾心的人,有了诗的灵感,

有了生命,有了眼泪,也有了爱情。

----------

普希金《月亮》(1816)

孤独、凄怆的月亮,

你为什么从云端里出现,

透过窗户,向我的枕上

投下清辉一片?

你的忧郁的脸容

引起我悲伤的浮想,

和爱情的无益的哀痛;

骄傲的理智难以抑制的愿望

又在我的心头重新激荡。

飞走吧,往事的回忆,

不行的爱情啊,请你安息!

已不会再有那样的月夜,

当你以神迷的光线

穿过幽暗的梣树林

将静谧的光辉倾泻,

淡淡地,隐约地

照出我恋人的漂亮。

情欲的欢快啊,你算什么?

怎能比真正的爱情和幸福,

那种内在的美的欢乐?

已逝的喜悦怎能再往回奔?

光阴啊,那秒秒分分

为什么如此飞速地消逝?

当那朝霞忽然升起

轻快的夜色为何就淡去?

月亮啊,你为什么要逃走,

沉没在那明朗的蓝天里?

为什么天上要闪出晨曦?

为什么我和恋人要别离?

----------

普希金《我曾经爱过你》(1829)

我曾经爱过你:爱情,也许

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,

但愿它不会再打搅你,

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。

我曾经默默无语,毫无盼望地爱过你,

我既忍耐着羞怯,又忍耐着嫉妒的折磨,

我曾经那样真诚、那样温柔地爱过你,

但愿上帝保佑你,

另一个人也会像我一样爱你。

----------

普希金《春天》(1827)

春天,春天,爱情的季节,

你的来临对我是多么沉重,

在我的心灵里,在我的血液里,

引起多么痛苦的陌生,

一切狂欢和所有的春光

只会将厌倦和愁闷注入我的心。

请给我狂暴的风雪,

还有那幽暗的漫长冬夜!

----------

普希金《歌者》(1816)

在夜色沉沉的树林里你可曾听见

一个歌者在唱歌苦闷和爱情?

清晨的时刻田野里万籁俱静,

芦管的声音单谓而又凄清,

你可曾听见?

在荒凉昏暗的树林里你可曾遇见

一个歌者在唱歌爱情和苦闷?

他有时微笑,有时带着泪痕,

还有那充满烦忧的温顺的眼神,

你可曾遇见?

倾听着那悄悄的歌声,你可曾叹息

一个歌者在唱歌爱情和苦闷?

当你在树林里看见一个年轻人,

接触到他那黯淡无光的眼神,

你可曾叹息?

----------

普希金《我们的心多么固执》(1828)

我们的心多么固执!

……它又感到苦闷,

不久前我曾恳求你

欺骗我心中的爱情,

以同情,以虚假的温存,

给你奇异的目光以灵感,

好来作弄我驯服的灵魂,

向它注入毒药和火焰。

你同意了,于是那妩媚

像清泉充满你倦慵的眼睛;

你庄重而沉思地蹙着双眉。

你那令人神的谈心,

有时温存地同意,

有时又对我严厉禁止,

这一切都在我心灵深处

不可幸免地留下印记。

----------

普希金《冬天的道路》(1826)

透过一层轻纱似的薄雾

月亮洒下了它的幽光,

它凄清的照着一片林木,

照在林边荒凉的野地上。

在枯索的秋天的道上

三只猎犬拉着雪橇奔驰,

一路上铃声叮当地响,

它响得那么倦人的单调。

从车夫唱着的悠长的歌

能听出乡土的某种心肠;

它时而是粗野的欢乐,

时而是内心的忧伤……

看不见灯火,也看不见

乌黑的茅屋,只有冰雪、荒地……

只有一条里程在眼前

朝我奔来,又向后退去……

我厌倦,忧郁……明天,妮娜,

明天啊,我就坐在炉火边

忘怀于一切,而且只把

友爱的人儿看个不倦。

我们将等待时钟滴嗒地

绕完了有节拍的一周,

等午夜使讨厌的人们散去,

那时我们也不会分手。

我忧郁,妮娜:路是如此漫长,

我的车夫也已沉默,困倦,

一路只有车铃单调地响,

浓雾已遮住了月亮的脸。

----------

普希金《该走了,友爱的》(1834)

该走了,友爱的,该走了,心儿要求宁静,

日子一天接着一天飞逝,每一点钟

都带走生活的一部分,我们两个人

期待的是生活,可你看,死亡却已临近。

世界上没有幸福,但有自由和宁静。

我早就梦想着那令人艳羡的运命,

我这疲乏不堪的奴隶,早想远走高飞,

到远方隐居,在写作和安乐中憩息。

----------

普希金《被你那缠绵悱恻的梦想》(1828)

被你那缠绵悱恻的梦想

为所欲为选中的人多么幸福,

他的目光主宰着你,在他面前

你不加掩饰地为爱情心神恍惚;

然而那默默地、充满嫉妒地

倾听你自白的人又多么凄楚。

他心底燃烧着爱情的火焰,

却低垂着那颗沉重的头颅。

----------

普希金《爱的尽头》

难道一切都无法挽留?

能否一切都到了尽头?WWW.quwencn.com

我们曾放开心扉排解了彼此多少忧愁

而如今的争吵取代了交流

是我们彼此太了解

以至厌倦

还是我们彼此太陌生

以至疏远

这悬崖边不断破裂的爱呀

因为不忍停下的足步而坍塌

忘了她吧

眼泪只会弄湿翅膀

只要心灵足够宽广

其实随时都可以飞行

即便这颗心早已坠落深伤

----------

普希金《往事》

一切都已结束,

不再藕断丝连。

我最后一次拥抱你的双膝

说出这令人心碎的话语。

一切都已结束,

回答我已听见。

我不愿再把你苦追苦恋,

我不愿再一次将自己欺骗。

也许,往事终会将我遗忘,

我此生与爱再也无缘。

----------

普希金《我的名字》(1830)

我的名字对你有什么意义?

它会死去,

像大海拍击海堤,

发出的忧郁的汩汩涛声,

像密林中幽幽的夜声。

它会在纪念册的黄页上

留下暗淡的印痕,

就像用无人能懂的语言 在墓碑上刻下的花纹。

它有什么意义?

它早已被忘记

在新的激烈的风浪里,

它不会给你的心灵

带来纯洁、温柔的回忆。

但是在你孤独、悲伤的日子,

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,

并且说:有人在思念我,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。

--------- 以上诗篇出场顺序遵循《曾有》

原文标题:普希金的爱情诗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quwencn.com/biaobaiqingshu/7485.html
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,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,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,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:piokname@qq.com,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。

热门情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