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人的情书,碎碎绾几缕青丝成髻

经典情书 时间:2019-10-08 11:45 作者:萍凡 来源:网络

名人的情书,碎碎绾几缕青丝成髻

名人的情书,碎碎绾几缕青丝成髻

一袭镂锦百蝶采露裙,腰前系一色同心结,皓齿明眸,剪水双瞳。碎碎绾几缕青丝成髻,斜别一只小巧玲珑翡翠簪,浑是揉花欲碎。三月。暮春。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似一封表白情书。

表白情书

  她挽起纤长的水袖,露出藕色皓腕,仔细脱去鞋袜,敛起逶逶迤迤水云裙裾,赤着脚,盈盈步入水中,只为那开在荷花荡里,最是饱满的红妆。

  情饶两相映。

  耳侧,传来萋萋缓缓的笛声,音色并不清越,低回缠绵,竟是一阕曲未成调的《小重《wWW.quwencn.Com》山》,她心头一悸,只不自觉执起腰间玉箫,轻柔相合。

  春到长门春草青,江梅些子破,未开匀。碧云笼碾玉成尘。晓留梦,惊破一瓯春。

  回首花影压重门,疏帘铺淡月,好黄昏。二年三度负东君。归来也,着意过今春。

  笛箫极尽婉约,和声清冽,箫声带着一丝激荡不觉将笛音的呜咽带出沉沦,却又在高潮之时,笛声戛然而止。她箫声急收,黛眉微蹙,似是疑惑不解,暗自出神。

  “你,站在水里,不冷么。”清泠泠的男性嗓音突兀地传来。

  她吓了一跳,忙将手中的玉箫别在身后,抬首见一陌生男子,淡笑如梅,月牙长衫立于岸边。颀长的身形,疑似故人来,微怔,双鬓隔香红。

  “你吹得很美。”他言,而又好整以暇地看着她。池水浸至脚踝,发髻也微微散乱,手持红莲,耳坠泠汀在风中倾瑶,却又无措地立在那儿,如水一般,干净,晴朗。

  她紧抿了旖旎的唇瓣,顿足坐在莲池的礁石上,螓首一抬,呵气如兰:“公子没听说过,非礼勿视么。”

  他轻笑出声,缓身拾起岸边的鞋袜,淌着水至她面前。她不知他要做甚,他却吃吃一笑,屈下了膝,池水浸湿了他的鞋,他的衣,他的杉。他却不恼,从容地执起鞋,袜,欲为她穿上。她一惊,急忙收脚,却被他一手按住,轻声道,“丫头,别动。”

 这些天总是病着,自己知道不打紧,但病怏怏的样子连自己都会厌烦。

  总是会在梦里惊醒,醒来又忘梦见了什么,可分明泪水还挂在脸上。一连几天都在梦里见到你,我最亲爱的祖母。叫我奇怪的是,祖母的身后还站着他。一个当年疯狂爱着我却又背离我的男子。

  那一年我二十二岁,想来是如花的年纪。我很长的时间是跟祖父祖母生活在一起,享受着世上最好的爱,过着最纯粹的生活。

  那一年的夏天,不知怎么会遇上他。也不知他怎会对我一见钟情,穷追不舍整整一个盛夏。现在想来,那个夏天的我应该是很幸福的。

  他很帅,有些拽拽的出现在我的世界。笑时,如阳光清澈,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让人有些许的着迷。

  也许是我的不屑与清冷刺激了他,以后他像幽灵般尾随。每次加班很晚时,他都会在街前灯火下,单腿斜骑着单车,等我。

  每到这时,周围女同事都会跑下楼跟他打招呼,说我很快会下来。然后,气喘连连跑回办公室里来,兴奋不已。说,文子,好帅哦!像齐秦!

  我那时却是不认识他的,也不知他的名字。他也不曾死缠烂打,只是经常跟在我身后,陪我上班,下班,一付死不罢休的模样。

  我的冷漠终于在有一天让他爆发,他说,他爱上了我。我不语,想拒绝,却又不舍开口。我说,去见我祖母,她同意,就行。

  他果真去见了我祖母,不知怎样的缘分,祖母竟是欢喜的。那一天的黄昏,好像比平常美,那一天的家里,笑声比平常亮。

  他叫成,是一个消防军人,不是我以为的无业游民。他是爱我的,在以后的日子里,他常说。我总是后知后觉,亦不会表达自己的情绪。

  成休假的日子,我终是忙碌的。忙的没时间去购买自己喜欢的东西。成总会约上他师姐当参谋,给我买粉底,买口红,买好看的花裙子。

  我享受着这样的爱情,享受着他的宠溺。总会以为这就是爱情,总会以为这就是天长地久。我喜欢平淡的爱,如细水长流,以为他会陪我把风景一一看透。

  要回部队时,我去送行。成以为我会生离死别样哭泣,没想到,我很平静。有时我会也恨自己,为什么不像电视剧里那样一路哭喊追着火车去跑很久。我那时很瘦,人高,腿也长,跑个三五公里路应该是不成问题。

  真是该怪自己,也该恨自己。接到成第一封家书时,反复看到落泪。他说那天分离,他一路哭红了眼睛。他说,他不舍分离,如少了魂魄。他说,他是风筝我是线,飞多高总是我说了算。我还是恨自己,当时为什么那么理智,只是回信告诉他,我等你。

原文标题:名人的情书,碎碎绾几缕青丝成髻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quwencn.com/jingdianqingshu/3663.html
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,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,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,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:piokname@qq.com,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。

热门情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