旷世之恋

情书日记 时间:2019-11-23 09:51 作者:开心怡儿 来源:网络

旷世之恋


  今年31岁的蔡韵文出生于重庆市壁山县一个书香门第,父母均是一所村小学的教师。无论是经济还是社会关系,都算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  1996年,畜牧学校毕业的蔡韵文在父母的帮助下,在重庆开了一家私人宠物诊所。两年后和诊所附近一所幼儿园的老师谈起了恋爱,闲暇时间他们常一边骑着单车一边哼着《康定情歌》到郊区游玩。然而正在他们如胶似膝,谁也离不开谁时,苍天却给这对幸福恋人开了一个无情的玩笑。
  1999年6月下旬,刚结婚几个月的蔡韵文和妻子车珍珍再次骑单车到郊区游玩,他们一路上唱着《康定情歌》欢乐地嬉戏着。可在一个拐弯处,突然不知从哪里跑出一只小狗,直冲马路中间跑来。蔡韵文出于对动物的喜爱,停下了自行车就去抱小狗。不料那小狗见了他就像见了老虎,“汪汪”直叫,就是不让抱。蔡韵文出于职业敏感,看出那小狗很可能染上了狂犬症,如果不及时抓住它,很可能出人命。
  正在他焦急地抓小狗时,一辆超长大卡车发疯般冲向他和小狗。在路边的车珍珍见状又是尖叫又是跺脚,但此时的蔡韵文哪里还听得到妻子的呼叫声,继续堵小狗。危难之际,车珍珍急忙冲了上去,小狗见又来了人,便更凶猛地扑向车珍珍。蔡韵文的直接反应就是不能让小狗咬着妻子,于是把车珍珍用力推开。
  被甩出的车珍珍,恰好迎上了飞速冲来的大卡车,被卡车吞噬了,年轻美丽的生命在瞬间终结。
  车珍珍的离去,彻底击垮了蔡韵文。他整天呆呆地望着门前开过的一辆又一辆汽车。但在车珍珍被推进焚尸炉的那一瞬间,蔡韵文终于张开了他那干枯的嘴唇,唱起了《康定情歌》:跑马溜溜的山上,一朵溜溜的云哟,端端溜溜地照在,康定溜溜的城哟……
  亲人们悲痛的心情更加痛苦了,刚失去一个媳妇又将面临儿子疯癫的残酷现实,让母亲林碧凤终于大哭失声……
  疯了以后的蔡韵文,不骂人也不打人,唯一的举动就是整天唱《康定情歌》。起初,邻居同情他的遭遇,对他的歌声不计较,但时间一长久,尤其是夜间,就影响了大家的正常生活,于是一些邻居有意见了。
  蔡韵文疯了后,在重庆教书的妹妹蔡韵枫担任起了照顾哥哥的重担。周末,蔡韵文的父母再来照顾儿子。眼看蔡韵文不停地唱,唱来唱去都是同一首歌,他们的心情沉重起来。最后不得不考虑把他送到精神病院。他们商量了整整一个晚上,很难过。林碧凤捂住脸,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从那又布满皱纹的脸颊不断往下掉。
  第二天,窗外刚刚泛起一缕晨曦,当亲人们正准备将蔡韵文送往精神病院时,才发现他早已无影无踪了。昨天夜里还一直在唱歌,他会去哪里呢?一家人急忙分头四处找。
  两天后的一个午夜,在家留守的林碧凤突然听到那熟悉的歌声。她惊喜地跑去开门。
  门外,蔡韵文嘴里唱着歌,满脸冒着汗珠,背上背着个软绵绵的女人。“妈——”蔡韵文突然停止唱歌,叫了一声。月光下,蔡韵文原本呆滞的眼睛闪烁着某种让人捉摸不定的光芒。林碧凤一震,她已经两个多月没听到儿子说话,更别说叫她“妈”了,惊喜之余又不得不为儿子背的这个女人感到恐慌。是儿子惹祸了?
  “妈,我找到珍珍了。”蔡韵文说着,将那个女人背进屋,放在他的卧室里。林碧凤紧跟进来,无比疑惑地望着那个女人。女人长着一张漂亮的瓜子脸,一直昏迷着,不管蔡韵文怎么摆弄她,都没有反应。
   林碧凤看着儿子给那女人盖好一条薄毯子,看着他在她脸上轻轻地抚摩,然后就听他低声地唱:“张家溜溜的大哥,看上溜溜的她哟……”
  第二天一早,妹妹蔡韵枫起床来做早饭时,却发现蔡韵文在厨房里茫然四顾,看样子他是想做早饭,但不知道该做什么。蔡韵文试探着叫了一声:“哥。”蔡韵文怔怔地看着她,看了好久好久,仿佛突然明白似的:“小妹,你嫂子——病了,我……”
  蔡韵文虽然已经认出家人了,但是他还是把那女人当成车珍珍,而且让他们感到吃惊的是,他背回来的那个女人几天都没有醒过来。他们看到蔡韵文日日夜夜在“照顾”她,感到无比心酸,几次问蔡韵文那个女人是从哪里背回来的,他都是一副茫然的样子,最后说一句:“珍珍病了”,然后就坐在她床前唱《康定情歌》。
  为慎重起见,蔡韵枫请来一位专业医生,经过检查,认定这女人是神经受到损伤,成了植物人。医生说,最好能尽快找到她的家人,如果她是在家里被蔡韵文背回来,他就要负法律责任。而蔡韵文对所有问题的反应都特别迟钝,惟独对那女人的照顾,却一点也看不出精神不正常。
  由于无法确定身份,又能把她送到哪里呢?何况有了她,儿子的病情或许还能稳定一些……为了儿子,父亲蔡卫华和母亲林碧凤接受了这个女人。邻居们都说,这个女人虽然来路不明,但是她的到来,使蔡韵文逐渐走出黑暗的阴影。
  林碧凤提前退了休,专门来照顾儿子。她还拿出所有积蓄和转让宠物诊所的钱来治疗那个“媳妇”。自从这个女人来到蔡家后,蔡韵文再也不声嘶力竭地唱歌了,而是轻轻地在她耳边唱歌,日夜不停地唱……
  在这期间,蔡家也没有放弃寻找那女人的来历,寻人启事贴遍了重庆的大街小巷,但就是没有人来认领她。当然,公安局、居委会都来人调查过,在了解到这个特殊的情况后,谁也没有分开这对苦命的“恋人”。
  2002年3月的一天,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小伙子出现在了蔡家门口,望着蔡韵文一个劲地给“妻子”按摩,他突然泪如雨下,大哭失声……
  原来他是植物人的弟弟,叫蒋逸,姐姐叫蒋蓉,是重庆达县人,姐姐为供他读大学而嫁给了当地一位泥瓦匠。因为节省车费,他几年没回家了,所以一直不知家里出了什么事,唯一知道姐姐和姐夫的感情不是很好。
  临走时蒋逸说,虽然不知道蒋蓉怎么成了植物人,但是,感谢蔡韵文一家一直对姐姐的照顾。他一定要找到姐夫弄清这一切。然后留下了几千元钱,拜托林碧凤先照看蒋蓉。
  确定了“媳妇”的身份,林碧凤安心多了,每天遵照医嘱按时给蒋蓉打针,输液,和蔡韵文一起给她按摩。3年来,蔡家似乎认可这个“媳妇”,盼望着她能苏醒过来,使儿子彻底恢复正常。
  2003年1月的一天,天气格外晴朗,蔡韵文便推着蒋蓉出门晒太阳。四年来,他十分周到地配合着医生,精心地护理着“妻子”,常常这样推着她出去呼吸新鲜空气,这已成了社区一道特别的风景。
  他这次要带着蒋蓉去公园。他一路走,一路唱着《康定情歌》,歌声在暖冬里流淌着,蔓延着……那是世间最幸福甜蜜的歌。突然,两个小孩子打闹着跑了过来,不小心撞着蒋蓉的轮椅。蔡韵文急忙转到前边,生怕“妻子”被撞伤。
  蔡韵文将蒋蓉脖子上的围巾重新整理了下,就在这个时候,他突然发现蒋蓉的眼角有一滴水珠。他小心翼翼地擦去了水珠,生气地朝刚才撞轮椅的孩子叫道:“这么冷的天,你怎么能朝我妻子脸上洒水?可是蒋蓉眼角的水珠擦过后,不久慢慢地又有了一滴。蔡韵文望着晴朗的天空直纳闷。
  就在此时,来找他们的蔡韵枫看到了这一幕,眼泪哗地一下流了出来,她知道那一滴水珠的份量有多重,那可是哥哥几年来含辛茹苦的回报啊!蒋蓉的眼泪表示她有了反应,奇迹出现了。
  蒋蓉从那次流泪后,人虽然没有苏醒过来,但是,她的反应越来越强烈。先是一次流几滴泪,渐渐地泪水成了串。接着,她的手指和脚趾也开始轻轻颤动,眉毛也开始动了。再后来,喂她吃奶粉,她也能自己咽了。
  2004年4月5日,这天对他们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,因为昏迷了五年的蒋蓉在这天终于睁开了眼睛。当时她在医院病房里,蔡韵文和他的家人以及蒋逸都守在她身边。这几天,她的身体反应特别强烈,鼻子里时不时地发出像要说话的声音,林碧凤就打电话给蒋逸。
  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,她一睁开眼睛,嘴巴张了几下,没有说出话来,她缓缓地扫视了一下,目光对准了蔡韵文,最后从鼻腔里发出一串“嗯嗯”声。她发出来的声音,正是《康定情歌》的旋律。
  蒋蓉苏醒了,在蔡韵文5年《康定情歌》的歌声里,她奇迹般地苏醒了。她看到了一个不是她丈夫却相依相伴整整5年的男人,看到了一个为她唱了5年《康定情歌》的痴心男人
  苏醒后的蒋蓉身恢复得很快,6月9日这天,当她第一次扑进蔡韵文怀里的时候,她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。“我要——嫁给你。”蒋蓉用眼泪和着声音说。
  蔡韵文紧紧地抱着她,喊着:“珍珍,你终于醒了,终于和我说话了,终于可以和我一起唱《康定情歌》了。”“我不是珍珍,我是蒋蓉。”蔡韵文惊骇地推开蒋蓉,怔怔地望着她。这个时候,他才发现,他照顾了5年、为她唱了5年《康定情歌》的女子,竟然不是挚爱的妻子车珍珍。那一瞬间,他觉得天旋地转,眼前一片黑暗。接着,他扑过去捧起蒋蓉的脸细看了许久,最后甩下她跑出卧室,“《Www.quwencn.com》哇”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。
  “珍珍——”他跪在地板上,撕心裂肺地呼喊着。从车珍珍葬身车轮底下那一刻起,直到这一天才哭出来,过度的悲痛使他迷失了心志,妻子死的概念被他的潜意识拒之千里之外。此刻,所有的记忆都回来了,车珍珍葬身车轮的那一幕,闪电般刺激着他的眼睛。
  蔡韵文倒下了。在车珍珍死了5年后,他的精神才由一种崩溃转为另一种崩溃,他承受不了那残酷的现实。他住院了,不吃也不喝,并拒绝治疗,唯一做的就是流着眼泪唱《康定情歌》。他的歌声使每一个听见的人都忍不住落泪。
  那年,蒋蓉的丈夫带着她来到重庆。没过多久,丈夫原来的情妇找来了,丈夫背叛了她。一次,她又苦口婆心地规劝丈夫,已经嫌弃她的丈夫恼羞成怒将她推倒,结果撞到墙壁上。这一撞,撞伤了她的脑神经,他的丈夫没有送她去医院,而是把她抛弃到草丛中。
  蔡韵文也在家人的追问下,努力地回忆起了当时的经过。那天晚上,他好像是到了郊外,看到一男一女将一个人从车上搬下来扔进草丛里。他冲了过去,看到躺在草丛里的女人,眼前立即出现另一画面:那就是车珍珍倒在车轮底下的样子。于是,他疯狂地扑上去喊着妻子的名字。等他背起她时,那一男一女已经不见了。
  丈夫竟然和情妇一起将她遗弃在野外,这深深地刺痛了蒋蓉那颗脆弱的心。她的弟弟蒋逸表示,他要控告那丧尽天良的姐夫,为姐姐讨回公道。
  蒋蓉在听了5年的《康定情歌》后,她的爱情和她的生命一起苏醒了。她炽烈地守护着蔡韵文,但此时蔡韵文还无法接受她。
  蒋蓉就这样日夜守护在蔡韵文身边,守在他病床边不肯离开半步。她一边削着苹果,一边轻轻地唱着那首再熟悉不过的情歌……
  时光很快地流逝着,转眼到了2005年,心情渐渐平静下来的蔡韵文没有再逃避现实,看着年迈的父母这几年为自己增添不少白发,心情变得沉重起来,难道自己还要继续这样颓废下去吗?
  于是,他东拼西凑了两万元,再次在渝中区开起了宠物店,不知何去何从的蒋蓉也只好在一旁帮忙打理着。或许是5年来的情感已经占据了他们的心,又或许有着共同的人生遭遇,他们谁也不愿舍弃谁,只要几个小时不见对方,他们的心里都会感到一阵恐慌……
  这世上还有比她更适合自己的恋人吗?蔡韵文开始反思起来,后来,在一次逛公园时,他把自己心里想的都说了出来。两颗久违的心都放出了灿烂的光芒,当他们紧紧拥在一起转着圈时,全然忘记了这是公园,周围驻足的情侣们都投来了羡慕的眼光……
  回家后他们把这事告诉父母后,父母高兴得整夜没合眼。第二天他们就把结婚的日子定了下来。
  婚礼结束后,看着这对幸福恋人的蒋逸,在一旁拍着手掌笑着说:“那个负心汉已经入狱了”……




原文标题:旷世之恋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quwencn.com/qingshuriji/6887.html
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,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,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,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:piokname@qq.com,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。

下一篇:
热门情书